最近正在讀一本歐林的書「創造金錢」,其中一章提到了寫出關於自己正面的故事,這個觀點有激勵到我,因為,當我回過頭看自己成長的環境時,我總是傾向於說出曾經悲慘的部份,至於曾經美好的部份,我看不到,或是,我不曾花心力去認真看。

歐林是一個高靈,和許多人熟知的賽斯類似,我從18歲就開始讀歐林的相關書籍,如「喜悅之道」和「個人覺醒的力量」,年輕的我,不完全看得懂這些書要表達的思想,但我就是很喜歡抱著這兩本書看,看不懂,但總可以在書中得到一些正面光明的能量/力量,書中有許多正面思考的冥想練習,雖然年輕時也不太懂什麼是冥想,也不懂冥想的好處,但是,還是會跟著書中的練習一起擁抱宇宙中的光,雖然不懂,但感覺還是很好。

 

我已經把歐林的書擺在旁邊許久都沒再拿出來看,為什麼今年又會再把這套靈性的書籍搬出來再看呢? 要從春麗出生後說起。

在春麗出生後,因為孩子加入我們的生活,許多事情需要調整,許多原本已經習慣10多年的習慣必須馬上調整,失去自己的時間,失去原本生活的節奏,失去和原本親密的朋友的連結,成為媽媽的日子,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調整,和老公的相處,也完全陷於低潮,因為他並不懂什麼是當爸爸,他仍舊處在不是爸爸的那個mindset,我媽在幫我做完月子,並留下來幫忙四個多月之後,就回家了,回去之前,我們還吵架,因為我當時全心在孩子身上,沒有餘力再顧及我媽的感受,我當時常有很迷失,很低潮的感覺,好像全世界只剩下我和我的孩子,沒有其他人懂我正在經歷的一切,加上春麗又是黏梯梯的小寶寶,除了媽媽,誰都不要,她一直到六個月大才願意給東次抱,所以當時,「孤獨」是常客。

 

春麗10個月大時,我意外地懷了娜娜,完全沒有計劃,當時得知懷孕時,我心裡只有「剉咧蛋」的感覺,我很害怕,不知道我能否再一個人以黏梯梯的方法再帶老二,萬一老二又像老大一樣到六個月才願意給爸爸抱? 我覺得自己會掛掉,當時,恐懼佔滿了我的全身、全心、全靈魂,一開始,我有想過要墮胎,因為我不覺得自己有能力可以勝任二子媽,尤其二個小孩只差19個月,春麗當時都還沒有斷奶呢! 我被恐懼吞沒了,只能focus在負面的情緒上(後來做了家族排列後,才知道,原來這和家族裡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件有關),後來真的到要去手術時,我膽怯了,下不了手,拿不掉肚子裡的心頭肉,就算再害怕,我還是沒辦法把這個生命從我身體裡趕出去,於是,我決定要把娜娜生下來,我當時以為我已經克服心裡的恐懼了,但事實上,並沒有,我仍然恐懼,每天晚上不停做research,看別人是怎麼帶二個年紀超近的寶寶,想要聽到別人說其實很容易的話,但其實,不管別人說什麼,只要我沒有克服自己的恐懼,它仍是在那裡。

 

懷娜娜時,我因此有了某種程度上的食物上癮症(Food Addiction),雖說懷孕時就是要一人吃,兩人補,但是,我當時吃東西的程度根本就是不忌口,懷孕不該吃的東西也狂吃,只要有食物到我肚子裡,我就有暫時滿足快樂的感受,好像拿食物把胃填得滿滿的,心裡的恐懼就可以少一些,這樣的上癮症我完全沒有察覺,一直到後來被自然療法醫生規定戒口後,才發現原來我懷娜後,一直有食物上癮症。

 

娜娜出生後,我的恐懼仍然沒有減少,還因為一次要帶兩個小孩,又必須要再次調整和東次的生活,心理的緊繃更甚於懷孕時,心靈的恐懼真的可以影響很深,娜娜這個小天使用她自己的身體不停在展現我的心理狀態給我看,但我看不懂,只是一昧地怨恨,「為什麼我的小孩會是這個樣子?」「為什麼我要經歷這樣的事?」當時,低潮再低潮,再看了自然療法醫生,被通知必須飲食控制時,更是晴天霹靂,「什麼? 居然要把我最喜歡,最能安慰我的"吃吃喝喝"給奪走?」低潮x3,要接受小孩的健康問題是自己造成的,真的很困難,很痛苦,再加上唯一可以安撫我的事也被禁止,我又是有很多莫名其妙堅持,不願意完全臣服於西醫的媽媽,所以是自己把自己逼到角落去嗎? 哈哈哈~~

 

娜娜出生的那年(2013),是「身、心、靈」三階段中的「身」階段,那一年,因為她的健康問題,我檢討自己的飲食問題,在控制飲食的階段中,我學習到許多不同的知識,還有經歷了不同的心理階段,食物和心靈絕對是密切相關連的,我們會選擇吃什麼? 怎麼吃? 吃多少? 都和我們的心理狀態有關係,在戒食的過程中,東次和我都發現我的不同,以前的我,只要肚子一餓,馬上心情不好,臭臉、壞脾氣全上來,所以,我一定必須隨時帶食物,但在戒食一個月後,東次發現我不常叫肚子餓,也不會因為沒吃到東西而發脾氣,吃東西的量也明顯大減,出門都不用帶食物了,我不再需要在心情差的時候,把一口食物放進口中而感到暫時的滿足,我學會傾聽身體的聲音,它飽了嗎? 它真的餓了嗎? 不餓的時候,不需要放食物到身體裡,我理解到,每口食物,都是和當時的心理狀態有關。

 

一年下來,改變很明顯,我不再覺得食物是人生的首位,我曾經多麼多麼的愛吃,現在我仍享受食物,但食物不是全部,沒吃到也不覺得可惜,心情不好時,也不覺得必須靠大吃大喝才能抒解壓力,慶祝趴踢時,我也不需要把自己撐得很飽,像八輩子沒吃過飯一樣,食物於今日的我而言,我重視食物的品質,但量已經不重要,我想,在戒食的過程中,也是個剝洋蔥的過程,我看見了自己內心各種的恐懼和問題,要面對恐懼很難,但塞一口食物到口中真是太簡單了。

 

看見了食物和心靈的關係,我再深入看見生命中其他有問題之處,2013年,除了娜娜的健康問題和重新調整飲食外,我和東次也有很大的問題,如我前面文章有稍微提過,因為小孩的誕生,我們的生活必須大幅度改變,我的原生家庭給我對於「丈夫」和「父親」這兩個角色的印象並不是太美好,負面居多,我並不懂得如何正面地對待丈夫和父親東次,我大多時候不相信他可以照顧小孩,覺得他對我的要求太多、太苛刻,覺得他某種程度上不負責任,但事實上,這是他?還是我對這個角色一直以來的印象呢? 是他真的這樣?或是我的投射,以至於他沒有機會可以學習成為一個父親呢?

 

於是2014年初到現在,是我追求「心和靈」的階段,我對生命中人與人的關係、家庭的影響及靈性的發展產生了很深的興趣,我有好多問題想要解答,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往自己的內心走,剝洋蔥般的往內心找答案。

 

講了這麼多,這就是我今年又把歐林書再撿回來看的原因,現在這個年紀再看歐林的書,理解程度大增,多了16年的生活歷練果然有差別,許多以前似懂非懂的觀點,現在再看好像都make sense。

 

在創造金錢這本書中,並不是教人怎麼投資賺錢,就像我上面提到食物和心靈有密切的關係,金錢當然更是心靈的一面鏡子,而且這個鏡子非常非常閃亮,我們的信念會創造出我們所處的環境,金錢在某種程度上,代表著能量,宇宙間豐富的能量,我們是否可以用吸引力法則把好的能量吸引過來呢? 我們必須先在心靈裡創造出一個正面的能量,當我們不停用悲慘的故事細節在講述我們的人生時,就是在創造更多悲慘的實相,在別人眼中,你就是個悲慘的人物,我並不是說要說謊,往臉上貼金貼銀,而是在任何悲慘的人生中,一定一定有一些些快樂幸福之處,試著把焦點放在那一些些幸福之上。

那天,讀到要寫下人生正面的故事時,我才很驚訝自己長久以來多麼習慣用「受害者」的角度來描述我的人生,或是,一講到我的童年和青少年期,我敘事的方式總是負面居多,每當我重覆這樣的故事一次,我就更相信我的過去很悲慘,但是,再仔細想想,我的童年仍是有許許多多美好的記憶,只是,我怎麼從來都沒有學著聚焦在那上面呢? 當下立即在日記上寫下許多成長過程中很幸福的點滴,寫下來後,我突然覺得,我的童年也是很開心,很被愛,這全端看我怎麼看過去。

 

人生的挑戰很多,一定會有遇到不爽、不開心的狀態,但我可以選擇要不要聚焦在負面之上,我跟自己說,每次寫日記時,一定要寫下至少一則幸福開心的事,以我現在這種健忘的媽媽腦,再幾年回來看,我會比較想看到美好的過去,而不是一天到晚都在抱怨的老媽子,所以記錄正面的故事是每天都必須要做的功課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rachen0716 的頭像
mirachen0716

透視米拉~Visualizing Mira

mirachen07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