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網誌上消失好久,最近真的是太忙,沒有時間/精力好好寫文章或是追文章…

今年,第三次接觸到無常,過逝的人是東次的舅媽,63歲,過去七年和血癌抗爭,一直到今年,她選擇了骨髓移植,因為醫生告訴她,如果你不做,你的身體會慢慢壞掉,或許會有四、五年的時間,但會在疼痛當中渡過,但如果你選擇骨髓移植,你會有重生的機會,但代價就是更多的疼痛、化療、化療的所有副作用,掉頭髮、嘔吐…等等等 以及要待在訪客不能隨意進入的無菌病房,她很勇敢的選擇了骨髓移植,因為她想要爭取那一點點重生的機會。

 

最開始接受治療,不停地有好消息傳回來,雖然化療的副作用很難受,但一切的檢驗報告都是正面的,上個月她還可以起來走動了呢! 然而,上個禮拜,突然接到她急驟肝衰的消息,已經送往加護病房,再過幾天,就是說她病危,醫生已經放棄一切搶救,只用嗎啡和鎮定劑來緩和她的疼痛,最後的安寧照顧。

 

東次的父母要我們馬上到醫院見她最後一面。加護病房原本氣氛就很沉重,到了那裡,見到舅舅滿臉倦容,來見舅媽最後一面的家人朋友絡繹不絕,我們必須輪流到裡面去,看到好多她的朋友,都含著眼淚說著舅媽以前年輕時的事,聽著聽著,看到一個駝著背的老太太走向這群親朋好友,經過介紹,我才知道她是舅媽的媽媽,光是知道她的身份,我就忍不住鼻酸,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無奈寫在她的臉上,但她仍是強打笑容和大家打招呼。接著輪到我們到病房看她,一走進去,我全身都緊繃了起來。

 

舅媽在治療前,是個滿頭白髮,但氣質溫婉,臉上充滿光輝的太太,每次和她說話,她總是輕聲細語,滿臉微笑,我和她不是非常熟,通常都是在家庭聚會場合才會見到面,公婆之前有拿他們年輕時的照片給我們看,舅媽真的好美,皮膚白晰,輪廓很深的印度美女,但走進病房看到的她,卻和上面的印象完全不同,她的臉上已經沒光輝,漂亮的白髮也因為化療而掉光了,臉上佈滿了肝斑,嘴角因為化療的嘔吐而有腐蝕的現象,她看起來,很像近百歲的老人,身體的折磨,不言而喻。舅舅低身告訴她:「外甥和米拉來看你囉!」她微微張開眼睛,試著要舉起手和我們打招呼,但是手就是無力的掉下來,她向舅舅討了一個冰塊,含著就睡著了,看著她已被折磨到不行的軀體,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,只是短暫的握住她的手,把我的祝福送給她,努力忍住不哭,但東次已經是淚流滿面了,畢竟是看著他長大的舅媽,他看過她最美好的時候。

 

過了一會,舅媽的媽媽走了進來,她就坐在舅媽床旁的椅子上,伸過手去握住她女兒的手,另一手握著念珠,口中唸唸有辭,看到這個畫面,我真的再也忍不住眼淚,這真的是很令人動容又心酸的場面~ 舅媽沒隔多久,就過逝了,其實對她來說也是一種身體上的解脫,她不用再受苦了。

 

聽東次說,舅媽最後有後悔選擇骨髓移植,因為最後這幾個月都是痛苦的。她的治療過程到最後都讓我不禁想…如果是我,我會不會和她做同樣的選擇? 我問東次,「如果是你,你會選擇骨髓移植或是讓身體慢慢壞死? 」他頓了一下:「這好難選,但我是個fighter,所以應該會選骨髓移植,至少有機會可以重生。」我覺得這是個很難的選擇,或許我會選擇身體慢慢壞死,至少我也許可以多和我的家人再多相處一些時間,或也許我生命的最後幾個月可以過很好些。但這些都是現在說的也許,到時也很難說會如何決定,也許我是對醫院儀器和新型治療、藥很過敏!!或也許,我只是害怕失去對自己身體該怎麼做的控制權吧!

 

最近剛好媽媽也來加拿大看我,看著媽媽,她的身體有些不適,會覺得媽媽漸漸到了需要照顧的年紀了,和小時候那個拿著衣架棍子追著我打的年輕媽媽不太一樣了。我和我媽已經很久沒有住在一起了,以前在台灣都是有事就問她,知識、常識、感情事,有的沒的事,所以她在我們的關係中,很習慣是當給予者,但這次媽媽來到的是我的地盤,變成我是給予者(當然媽媽有煮好吃的飯給我吃,她也有給很多~~哈哈),帶著她去這去那,好像角色反過來,她也會覺得有些不適應。但人生的角色,就是隨著年紀的變化而會有所改變,不論誰是給予者,那份親情都沒有變; 提到這段好像跟前文沒關係的事,其實也有點關係,因為當我看著舅媽的媽媽拉著舅媽的手時,我就會想,萬一哪一天我們是這樣,那白髮人真的好可憐。就會覺得,還是要好好把握每個和媽媽相處的機會,雖然機會和時間都不多,但總是有一次是一次,多一秒是一秒囉!

 

今年, 看到三次無常帶走熟悉的人,人的天命該至,沒有人能控制或是給予任何起死復生的奇蹟,但是,我至少可以把握現在有的時候,多製造一些快樂美麗的記憶,給自己,也給身邊的人,至少,哪天天命將至時,我可以抱著這些美麗的回憶而去,無常應該沒有能力帶走這些!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rachen0716 的頭像
mirachen0716

透視米拉~Visualizing Mira

mirachen07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