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上次熱情的閃光文之後,就安靜了一個月都沒有發表任何文章,這一個月發生了蠻多事情的,其實有一度在考慮是不是要把這個部落格關掉,甚至也真的關了好一陣子…

發生的事情和虛幻的網路世界有關,也和社交軟體,msn, facebook, blog...等有關,實際情形就不再贅述,說真的,網路的世界很虛幻,所有的人都躲在電腦後面,除了是家人、好友、或已見過面的網友,否則,我們根本不知道,躲在螢幕後面和我們互動的是怎麼樣的人,這是剛開始在接觸網路時,就有的體認,一些較隱私的事物,當然就不會寫在網路上; 但是這次的事件讓我體認到,就連是已見過面、來往多年的朋友,也可能有著「不為人知的一面」,也會利用網路看不見真人的特性,更深度地探人隱私。

 

我其實一直都是個很容易相信別人的人,會把別人說出來的話全當真,很少去懷疑或調查朋友口中的事實真實度有多少。事實上,被騙的記錄還真是不少,講一個國小三、四年級時遇到變態的事。

 

以前我媽媽是做美又美早餐店的,店和住家需要走路20分鐘,或騎車10分鐘才會到,有一次,要走到店的路上,遇到一個年約30的男人,他走過來時,手上拿著一個保麗綸盒和三個石頭,跟我說:「小妹妹,我現在需要做一個實驗,要有一個人幫我拿著這個保麗綸盒,你可以來幫我一下嗎?」 我那時候想說,是陌生人耶~好可怕,就說:「不行,我要走了。」 他就拉著我說:「不要走啦,等我一下,幫我一下就好了,這個實驗很重要,我要交到報告到報紙上去的耶,不做不行啦…blah blah blah」 我最後拗不過他,就說,「好啦,一下下而已哦,我在趕時間。」(誰會相信一個國小三、四年級的小女生在趕時間?) 他就把我帶到附近正在蓋房子的工地,我記得我還問他說:「實驗為什麼要在沒有人的工地裡面做? 黑黑的又看不到!」 那男人說:「就是要在黑黑的地方實驗才會成功啦!」(當時年紀太小,真是完全聽不出這句話雙關的意義~)

 

於是,他在工地裡選了一個之後是要放窗戶的大洞旁,大洞看出去還可以看到旁邊公寓的窗戶、陽台和人家晾的衣服,我想說,「這還算有點光,可以看得到。」 他說:「幫我拿著這個保麗綸盒子。」我把盒子接了過來,接著,他在盒子上鄭重其事的擺了三顆石頭,然後,他就把褲子的拉鍊拉下來,把小弟弟掏了出來,開始自慰。

 

小三/四的我,從來也沒看過男生的生殖器官,整個傻眼,我說:「你在幹嘛? 我想要走了。」 他說:「等一下啦,"實驗"還沒有做完,不然你來幫我做。我家隔壁鄰居的小妹妹都幫我做實驗耶!」就要拉我過去,我就大叫說:「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,我要拿盒子。」 緊抓著盒子,不肯動,眼睛一直望著外面公寓的窗子和陽台,希望有人會看到我們,我本來想說,「我完蛋了啦~~遇到壞人,以為自己逃不掉了。」沒想到,他很快的自已"完事",拿走他有殘留物的盒子,再放30元在我的手掌裡,就叫我走。

 

一切都發生的太快,我只想要趕快從那個工地逃出去,就握著30元衝到我媽的店,路上再也沒有停過~到了我媽的店,我也不敢跟媽媽講,只是看著那30元,心裡想著,剛剛到底是目擊了什麼? 非常莫名其妙,而且這個實驗的目的到底是什麼? 我不懂!!(當然,這種事是過了五、六年之後,才恍然大悟是怎麼一回事) 雖然不懂,但很明顯的有被侵犯的不快感~ 更不快的是,過了一個月,有一次到早餐店幫忙,突然看到有一桌坐著一個看起來很熟悉的男人,他邊笑邊看著我,我馬上認出他是誰,就很害怕地跟我媽說,我要去後面,先不要幫忙,我媽當下很忙,就不管我了,等到後來忙完才問我怎麼了,我才把一個月前發生的事跟我媽講,雖然她也搞不清楚到底是那個客人,沒辦法做任何處理,但是,講出來的感覺真好,後來也沒再看過那個人了。

 

那次受騙算是很幸運的,只是看了不該看的事物,也沒長針眼,他也沒有逼迫我做其他更可怕的事,但給我30元是怎樣????至今仍是想不透,(現在寫到這裡才整個驚覺~~~我生平第一次從外面拿的錢回家,居然是…這…種…錢…呃~~~~~~) 是封口費嗎???

 

那次之後,雖然會變得害怕一個人從住家走到店的路途,但還是硬著頭皮走,尤其是到那段遇到那個人的地方,根本就是用衝的過去,下定決定有人叫我,都要頭也不回的衝走。

 

那應該是這輩子第一次遇到變態,後來也有因為相信朋友,而遇過好幾次不同手法的死變態,為什麼這些變態都會利用人心的弱點來利用或傷害人呢? 祝這些人通通下地獄!!!!

 

不過,我的個性是這樣,有什麼不開心、害怕的事只要找人講講就好了,給我一段時間,我就會忘記,是個健忘的人,當時過了幾個月後,就慢慢忘記這件事的傷害,雖然是會記得發生過什麼事,但害怕的感覺就不見了, 芥蒂也會不見,對於用同樣手法來騙的人,就會很有驚覺,但是,新的手法的就…唉呀呀~~ 只好當做是人生經驗的學習吧!

 

同樣的,這次網路變態的事情過後,我有很認真地反省自己一番,幹嘛要沒事這麼容易相信別人? 也許是把世界想得太美好了,忘記了票面價值不等於實質價值的事情常常都有,過去一個月,我一直在猶豫/害怕在網路上的事物,懷疑這個人是不是真的就是該人,開始對人有了懷疑,有人說了什麼,我會開始學著去查證,查證不到的就慢慢觀察,不要一次就把自己完全放開,我覺得建立這樣的想法應該是必要的,畢竟還是要保護自己,不能一認識人,就把信任全部投了進去; 也還好我很健忘,雖然現在仍是會不敢相信有這樣的人曾是我的朋友,但想了一個月後,我覺得,也沒有必要讓這種人來影響我的心情或是做事的方向,害怕已經漸漸消失了,繼續過自己的日子吧!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rachen0716 的頭像
mirachen0716

透視米拉~Visualizing Mira

mirachen07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