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引用自shintaro - 我或許不愛麥可,但我恨透了謠言構成的瘋狂世界。

MJ死後,網路上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傳言,關於他的驗屍報告、用藥、皮膚變白的議題、戀童的舊聞八卦等等,看了那麼多不同的消息,深感媒體的力量,它有把人捧上天的力量,也有害死人的力量。

媒體,用以前學過大眾傳播學的語言來說,就是「傳達訊息的仲介」,若用我自己的意思解釋就是「以各種方式散佈各種消息、傳言、八卦的中介」。

 

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志願是當記者,從國中開始,看著電視上冒著颱風出征的記者,在伊拉克戰場上看過的戰地記者,覺得他們好偉大,冒著生命危險告訴我們最新消息,看著電視上很知性又甜美的李豔秋,就打從心底響往記者這份工作,於是,每次只要作文題目是「我的志願」,我都會熱情洋溢地寫下為什麼我要當個偉大的記者,通常,這個題目都可以為我拿下高分XDDD~

 

國中畢業後,高中聯考沒考好,重考一年,這一年裡,有一次聽到補習班老師講到記者/警察/犯人的關係,就像食物鏈一樣,一個怕一個,那時候我整個不懂,為什麼我心中偉大的記者會跟警察和犯人有關係? 經老師細心講解後,才知道老師根據他經驗提出來的理論是,「犯人犯案,記者要報導,犯人就會不爽,就會威脅記者,記者只好去找警察,但為什麼警察要幫記者? 因為記者手上有警察的把柄,若有警察冒犯到記者,記者就可能濫用記者權寫一篇警察如何如何,犯人怕警察就不用解釋了。」 先姑且不論這個根據老師經驗提出的理論是否為真,但這是我第一次聽到記者的負面說法----記者居然有權力威脅警察耶~ 不過,這一點小小的負面想法,仍是沒動搖16歲的我想當記者的夢想。

 

一年後,上了當時的台中商專(如今的台中技術學院),商科跟我喜歡的大眾傳播完全相去甚遠,但小小年紀,我仍是抱著這個夢想,雖然目前的路跟當記者沒相關,但以後一定有機會,大學要畢業的前一年,我終於開始實踐我的夢想,我開始到補習班上研究所的課,以大眾傳播所、新聞所…等等為目標,那一陣子,我很認真地猛K新聞學、傳播學、社會學…等相關科目,也很認真地照補習班老師諄諄教誨地建議,每天都要看三份報紙,多看社論和雜誌,多看新聞文章怎麼寫,如今的媒體如何傳遞訊息,我真的很認真地照著做哦! 每天都有讀不完的書報,看完實體書報,還再接著上網看網上消息,每天的電視新聞也不放過,只要有開電視,就是新聞台~

 

一陣子後,我發現自己陷入了很多人說的「資訊恐慌症」(註1),深怕自己會漏看某則新聞、社論或最新雜誌頭條,這樣老師上課就會不懂他們在講什麼,但其實,我發現直到那段時間,我才開始了解自己的個性,有些理性的人,可以一直接收負面消息而不受影響,但我不是理性的人,我很容易受到別人情緒渲染或事件的影響,一天到晚看到藍綠吵來吵去,藍說藍有理,綠說綠有理,想了就很煩,當時,正巧是蘋果日報登台之初,一份只要5塊還10塊(忘了)的時候,各種八卦、可怕的車禍或災難照片充斥,看了很影響心情,但為了不落後進度,仍是繼續撐下去,因為我覺得每個行業都有好和壞的地方,如果情緒受影響是其一,那我可以忍耐一下。(真的是年輕不懂,情緒不好,心情怎麼會好? 做事怎麼會順嘛!)

 

補習班的老師臥虎藏龍,有些已經是資深媒體人,就會跟我們分享一些媒體處理新聞的手法和秘辛XD~ 當時的報紙各分黨派,各支持著不同的政黨(現在應該也沒怎麼變),藍色報系就會說綠色政黨如何如何,綠色報系就會反批並抹黑藍色政黨如何如何,我開始覺得有疑惑,「為什麼都沒有人報導事實是如何? 為什麼媒體一點也不中立?那以後萬一我真的成為記者,進去藍色就要說藍色的話,去綠色就要說綠色話哦?那什麼才是事實?」 我當時仍有那種當記者就該有偉大情操的想法XD~

 

累積了以上種種,給我對當記者夢致命一擊的是「假新聞!」

 

有一次,資深媒體人老師跟我們提到製作假新聞這件事,探討了水果日報的一則新聞,是關於一個偷情的車床族被雷打死的事,新聞的處理手法是畫了漫畫示意圖,短文解釋二人如何在陽明山上車床,突然間雷來了,把偷情的人打死,這篇寫的像中國民間故事的新聞一定是非常的大快人心,偷情人被雷打死,很多道德魔人大概都會覺得他們死有餘辜,不過,文章裡沒有提到發生的時間,相關人事的名字,警察處理的過程,或是查證當天晚上陽明山氣象,就只是一篇故事,老師很明確地跟我們說,這是一篇假新聞,除了內容的事實太少,主要是因為他認識這個寫假新聞的人,那人寫假新聞是因為截稿時間到了,沒有新聞可以交,只好寫這樣一篇民間故事意味深重的文章濫竽充數,因為一定有人愛看。

 

我的夢碎了,因為這和我想像中的記者不一樣,我突然間對媒體有了新的體悟,報紙、電視、網路新聞會說出來的事,有85%都是人家家的壞事,哪個名人又偷吃劈腿,哪裡又有車禍空難災難戰爭,哪個政客又大鬧; 所謂「社論」,不就是舊時代的「PC Home新聞台」(註2),只是那些人的文筆好,願意投稿,而能刊上報紙; 新聞報導裡提到對健康美容好的消息,有許多都夾雜著理所當然的置入性行銷,以新聞之名行賣東西之實,雖然不是不了解辦報、電視都要錢,但看到那樣的新聞還是很「倒彈」(台語)。

 

我不想要每天上工就是去看哪又有什麼壞事可以報告天下,朋友說,「那你可以走財經、健康記者啊!」 是啦,那也可以是努力的目標,但是,我也不是很專精財經議題,也沒有醫學背景,是要怎麼一開始入行就說要跑這兩線啊? 朋友說:「不然你報名當主播好了!」 呃~可是主播的工作不就是打扮得美美地坐在主播台上,報告別人家又發生什麼壞事了嗎? 我不保證不會邊報邊哭~XDDDD~~所以呢~我沒有去考試,只不過,放棄了一個想努力的志願後,要再找到另一個志願中間就是很多的不知所措和試鍊了。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回到我引用的那篇文章,他那篇文章裡寫的一些話我覺得感觸很深。

 

這個作者說:

「…我想那一定是上帝給我的無知一個小小懲罰。首先,祂讓我被謠言纏身,而且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具體情況是隱私我不想談,跟麥可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,但我確實地體會到被莫須有地誹謗是什麼感覺……

你有口莫辯,1萬個澄清論據也比不上1個負面疑點,不管在人前表現多風光人們都寧可相信你背後有鬼,甚至於你的形象越是優秀他們反而越懷疑你。

他們可能跟你本人一句話都未談過,就認為你身邊的朋友都瞎了眼,覺得你那些多年老友都是笨蛋、被你的虛偽所騙,認為距離你越遠才能越是清楚地看到你!


我曾試圖跟一個被謠言困惑的朋友說出真相,對方聽後居然說:「我已經聽過好幾個版本,每個版本都不一樣,雖然你的版本跟你朋友說的基本一樣,但他們畢竟是 你的好朋友…所以…」我感到絕望,詢問:「最了解我的朋友和我自己本人都這樣說,你卻仍然心存懷疑,以為我在說謊,而朋友在為我做偽證?」對方不回答,說 他只想保持中立。

OK,回憶到此結束。我並不是想跟各位證明來自當事人的說法就絕無虛假,起碼一個道理希望每個有腦袋的人都搞懂:如果你根本不了解一個人,就不要妄下判斷!流傳再廣、你聽得再多,也不代表那就是事實!世上有幾十億張嘴,當事人卻只有一張嘴,一旦那些更具衝擊性的謊言出現,如何能勝過平凡的事實!?」 本文引用自shintaro - 我或許不愛麥可,但我恨透了謠言構成的瘋狂世界。

 

媒體是人組合成的,當然就少不了一些人性的醜陋面,有時候,聽到某些人批評某些人「做作」、「很假、虛偽」、「很精」、「很賤」、「背後有鬼」、「是怪胎」…等等等評論的話,我會想問的第一件事情是「你跟他認識很久嗎? 還是你才剛認識人家? 或是,他有直接做過什麼傷害到你的事了?」 在還沒有完完全全和一個人相處過之前,就下這樣的評論,或是只聽到別人的謠言就對該人下評論,都是跟八卦媒體一樣下三濫的作為,雖然,人和人之間原本就有磁場合不合,看不看得順眼的事,但是,光靠某人處理事情的方式,不是你認為「應該」或「對的」方式處理就大肆評論,也是很不公平的事。

 

每個人來到世界上,生活在不同的家庭,擔任著不同的角色,不同的環境就會有不同的想法和做法,有些人這一生就是會經歷一些不是大多數人都會經歷到的事情,當你沒有真正在那個角色上體驗那個人的感覺時,你要怎麼用你沒經驗的想法來給別人意見,或是論斷該人是個怪胎或是他很假、做作、很精、很賤呢? 以MJ來說,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有第二個人能徹底了解他經歷過什麼的人生?有過如何的心路歷程呢?有的話,應該是已經做古的貓王和藍儂吧!

 

 

 

註1:只要沒有得到新的資訊就 會開始不安、焦慮,對於一個現代人而言,上網 就像是喝水一樣,只要不上網就會開始覺得不舒服。那是因為資訊已經透過比報章書籍更快的一種方式在大眾間流動,訊息快速的大量塞入,快到讓人沒有休息的時 間

註2: 那個時候部落格還沒像現在那麼大,最接近的就是pc home的新聞台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rachen0716 的頭像
mirachen0716

透視米拉~Visualizing Mira

mirachen07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